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喪父感懷

Home 通信錄 聚會時間表 信仰問答區 基督教聯綱

 

Up 道不遠人 康熙詩頌十架妙功 康熙的神學 盡忠報主 純樸之美 反聽、內視、自勝 戰地黃花分外香 離別與重聚 雄關似鐵 邁步從頭 記念先父 天下之大勇者 從「古調今彈」談起 喪父感懷 外人那裡知道 〈蘭亭〉之愛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 唐.李白《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李白送摯友孟浩然下揚州,登黃鶴樓遠眺;目送孤帆漸離漸遠,極目凝望,唯見一點帆影逐漸消失於浩浩的長江之中,離情滿懷。正感一葉孤舟在浩浩長江中之渺小時,忽又驚覺浩浩長江融入無垠的天際時,又是那麼的微不足道!一條江水在無窮的天地間算得什么?而這有限的天地在無窮的寰宇中又算得什么!李白送友的離別之情,在目睹長江流歸天際的當兒,也已被沖化得昇華淨盡了!

人生本是一孤舟,雖偶有船伴在側,但旅程還是要獨自行完的。

當行到日影 偏斜,彩霞滿天之時,小小的孤舟可知何處是歸程?

浩瀚如長江在無邊的天際裡也得如泡沫般消失,何況是個小小的人兒呢?

人如何的自大,其實也不過如碧空中的一片浮雲;人如何的被高舉,其實也不過如宇宙中的一粒微塵。

人算什么?人原算不得什麼。人無論自以為如何也算不得什麼,因為評定不是在於人,乃在於神。人算的不一定算,唯有神算的才算。

神的應許乃是:「神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神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人算不得什麼,但神卻看為寶貴;又應許信靠他者有永生之福。他們的人生雖如滄海之一栗,微不足道,又如大水中之一點浪花,轉瞬消逝,但卻因神之愛而有永生的實在、永存的價值、永活的喜樂。

王維詩云:「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擁有神的人生在今生今世到了水窮山盡時,便將如水化雲般的融入無窮的天際,享受天上的大福樂,直到永遠。

(寫於父喪后七日)

 

您的回應